Posted on

杂种。
班恩笑了。“那我在阿拉丁剧院门口等你,好吗?”
班恩笑了笑。“过奖,过奖。”
班恩笑了笑。斯塔瑞特夫人就是这么风趣。“没有,”他说。“暑假才刚刚开始”——他看了看表,接着说,“1点17分。我看一小时书。”
班恩笑着接过太阳镜戴上了。火焰摇曳着,他又专心致志地干了起来。过了一会儿,班恩把喷灯交给艾迪,对比尔说:“一切准备就绪……把另一只手套给我。快!快!”
班恩严肃地点点头,心里想,如果母亲知道他根本没有一个朋友,那她就会明白班恩的世界与她所想象的相去甚远。但是他从没想过要把这些事情告诉母亲,从来没有。
班恩仰面摔在污水管下的斜坡上。幸好落在了下面,不然非折断他的后背。他落在软乎乎的草丛中,没有伤着筋骨。他翻了个跟头,刚坐起来,就像孩子坐上一个绿色的大滑梯,顺着山坡滑下去。他的衣服卷到脖子上了,手不停地挥舞,想抓住点什么停下来,却只拔起一块一块的草皮。
班恩摇摇头,弯起胳膊,把卷于捂得更严实。
班恩摇摇头。
班恩摇摇头。“别那么说,比尔。”
班恩要伸手去摸那张照片——比尔在乔治的房间里曾经这样做过。“别、别、别碰它!”比尔喊起来。
班恩也开始检石头,然后理奇也加入了。理奇的眼镜滑落下来,掉到了地上,他心不在焉地折起来,放进了衬衣里。
班恩也笑了。那天晚上睡觉之前,他会把那段贝弗莉吻他的情景在脑海里放上一遍又一遍。
班恩一边跑,一边喊着比尔的名字,朦朦胧胧地觉得艾迪就在他身边,那条断臂甩来甩去。艾迪已经拔出他的哮喘喷雾剂,像拿着一把奇怪的手枪。
班恩一面所喘吁吁地狂跑,一面慌乱地想:要是我找不着怎么办?要是我找不着那个抽水站呢?
班恩一下子静了下来——主要是出于自尊——比尔竟然说那些“下流的话”,那些话班恩自己从来都不敢大声说出来。
班恩一下子跳了起来。“收回去广布雷德利张着嘴看着班思。”什么?“
班恩以为自己就要喊出来了,像一道深长的刀伤……或者满嘴剃须刀片那么令人恐怖。出乎意料的是他没有叫喊,而是用颤抖的、小的像在祈褥一样的声音说:“我们用它做成弹丸。我们把银币做成了弹丸。”
班恩用一根手指用力插进它的一只眼睛。怪物疼得大叫一声,一只利爪顺着他的上衣划下去。班恩用力憋住气,但是那只爪子在他的身体上划出一道血痕。鲜血喷涌而出,溅在他的裤子上、鞋上、地板上。狼人一把将他扔进浴缸。他的头重重地碰了一下,眼前直冒金星。他挣扎着坐起来,看到大腿上都是血。
班恩有些迷惑地看着比尔。“当然会成功,”他反问,“难道不是吗?”
班恩又来到一根水泥圆柱前。那根圆柱隐没在一簇黑莓丛里,几乎看不到。远处河堤渐渐地消失在小溪里。一棵树皮粗糙的老榆树扭曲着身子斜在水面上。树根裸露着,看上去像一团乱糟糟的头发。
班恩又问:“那你呢,斯坦利?”
班恩又摇摇头,下巴却不停地发抖。他怕极了,不过他也很坚决。他意识到自己有生以来第一次敢对自己的行为负责。这使他感到很害怕。虽然他不明白个中原因。直到多年以后他才知道那是模仿成年人心理,冷漠无情地计算,仔细实际地估算成本。这些比亨利更让他感到恐惧。他可以躲过亨利,但是他无法躲过成年期。
班恩仔细看了看模子,又放下来。“好的,现在开始——”
班恩站了好大一会——大概一直等到亨利恢复过来,又有力气追他了——这时突然一块石头击中了他的右耳。一阵钻心的疼痛,鲜血流了下来。
班恩站起来,看了看小溪。河水缓缓流过。肯塔斯基河流到班伦的时候,河面并不宽。但是昨天他们还是失败了。艾迪和比尔都不知道怎么才能在水流中找到一个支点。但是班恩知道。
班恩站起来解开衬衫纽扣,敝开衣襟,露出一道“H”形的旧疤痕。
班恩站起身来,走近小溪边,用水洗去他那两条胖腿上的赃物。
班恩张开嘴,想要答复它。‘办果你以为我会上去,那你就疯了。“却突然意识到如果他真那样做,大家都会看着他,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会想:“那个疯子是谁?“
班恩张了张嘴,可能想要分辨,但是又突然止住了。
班恩真不知道那一刻如果德里市政厅顶的大钟没有敲响5点的钟声,会发生什么事情。他不敢想。重要的是那钟声响了,洪亮的钟声刺破了严冬的寒冷。那个小丑一惊,抬起了头,班恩看到了它的脸。
班恩斟酌着字眼,慢慢地告诉贝弗莉他怎样在学校放假的那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