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on

“我一直就想见到他,能够在他的部队服役,将是我一生的光荣。”张雷说完,严肃的表情没有了。他看着不说话的刘晓飞和方子君,笑了:“别误会啊!不让你们给我走后门,我还用不着——我相信我自己。”
“我一直没告诉你,怕你在高原分心再出了问题。”刘勇军笑着说,“他说了——他爱你,爱自己的老婆。”
“我一直在等你回来,我的朱丽叶。”林锐转向徐睫用英语说。
“我一直在等这一天。”冯云山拿出一包烟给自己点着一颗。
“我已经爱上你了。”林锐一字一句地说。
“我已经按照你的意思去作了!”方子君厉声说,“你现在给我走,我不想见到你!”
“我已经攻击你了,天生的伞兵!来啊,还击!”
“我已经让小宋去特种大队了。”刘勇军睁开眼睛。
“我已经牺牲了一次爱情!”方子君的声音是从嗓子眼出来的,“现在,我想知道我是不是可能再牺牲一次!我的两个男朋友是亲兄弟,哥哥牺牲了,我想知道弟弟是不是也有可能成为烈士?”
“我已经要人马上打电话给省中心血库!”大夫说,“如果有的话,我让医院尽快去取!”
“我已经在收手了!”岳龙下车说,“我是真的喜欢她!我从小就喜欢她,我缠着她我骚扰她那是因为我喜欢她!我没有想和你争,从小我就争不过你我知道!但是当她遇到拦路抢劫的时候你在哪儿?就在学校大门口遇到拦路抢劫的时候你林锐在哪儿?!当她需要关心需要安慰的时候你林锐在哪儿?!当她的母亲病重需要钱的时候你林锐在哪儿?!她父亲下岗需要工作的时候你林锐在哪儿?!她交不起学费的时候你林锐在哪儿?!你在吗?你不在!只有我在,这就是现实!我肯对她好我愿意对她好,为了她我什么都可以做!对,我是走黑道了我是贩毒了我是贩枪了但是我都是为了她!为了她能过好的生活!你林锐做得到吗?你回答我?!”
“我已经长大了,姐姐。”
“我已经这样了,这不能让陈勇走我的老路吧?”何志军哈哈笑,“难得有个和我对脾气的干部,我不教他谁教他?”
“我以为,你都结婚了。”陈勇说。
“我用我军人的名誉发誓——我会一辈子对你好!”林锐看着徐睫,举着钻戒单膝跪下了。
“我有!”张雷怒吼。
“我有补助啊!”林锐说,“我们跳伞潜水都有补助的,我不怎么花钱所以也就有点银子。”
“我有对象啊!这个,这个解释不清楚啊!”林锐哭笑不得。
“我有话对你说。”刘勇军不看萧琴。
“我有权知道,刘晓飞和张雷到底是去执行任务还是别的公差!”方子君说,“我只是想知道这点,别的我不想多打听!如果出现什么意外,我想我应该有心理准备。”
“我有事求你!”萧琴着急地说。
“我有一个闺女就够了,是吧小雨?”郑教员对何小雨眨巴眼。
“我有勇气在战争时期去死,就有胆量在和平年代活下来!”张雷突然站住,回头面对同学们高喊。
“我有主意了!”耿辉眼睛一亮,“准保别人没话说,林锐也受点教训!”
“我有罪……”萧琴哭着喊出来,“你们让我赎罪吧,不要不给我机会……”
“我有罪啊!”董强放声哭出来,“我对不起乌云班长!他是多好的一个班长啊!”
“我原来也怀疑,不过看他这两把指挥的刷子,半路出家根本不可能。”董强看着雷克明的动作,“据说他当时是文艺兵,在前线体验生活,后来跟他住一起的老班长牺牲了,尸首都没抢回来。他就拿起冲锋枪当侦察兵了,后来就当了指挥员。”
“我再去磨牙吧。”耿辉说,“没办法,这些事情总得解决,发火解决不了问题。”
“我再说一次,我们不合适!”方子君的声音抬高了。
“我再重复一遍,你立即组织船员离船!”何志军高喊,“我们要沉了你的船!”
“我在!”方子君急忙跑过去,“说,怎么了?”
“我在想……”何志军脸上很苦涩地笑,“咱们那会当兵多不容易,可是现在……真的没孩子愿意当解放军了吗?”
“我在这儿。”岳龙从断墙后站起来举着手枪,“林锐,没想到我真的没想到!”
“我怎么不能是他的女朋友?”
“我怎么不是好男人了?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