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on

陪他一夜去了五家酒吧,当时吃惊不已。
贵志默不做声,过了一会儿,起身到起居室那边去了。
贵志拿起点菜单,离席而去。
贵志拿着帐单站起来,冬子只能跟着。
贵志耐心地—一作答。
贵志劈头就来这么一句。
贵志迫不及待的半爬起来,压了上来。
贵志起身离去,冬子相跟着出了店门。外面正下着小雨。
贵志掐灭刚点上香烟,站起来。
贵志掐灭烟。
贵志悄然退出,仰身躺下。
贵志轻轻地抚弄着冬子的头发。
贵志轻吻她的唇,抚摸她的头发,还轻咬了她的耳垂。
贵志轻吸了口咖啡。那条刚刚还抱着自己的健壮胳臂就在眼前,而那令自己狂乱不已的手指正将杯子送向唇边。
贵志去过非洲大陆,所以感觉平平。
贵志劝她。
贵志仍旧将手搭在冬子的肩膀上,开始移动脚步。
贵志若无其事地径直往里走。
贵志上下打量了一番冬子,然后问:“可以进来吗?”
贵志稍稍挪开一点身体,认真地看着冬子说,
贵志稍微移开身体,凝视着冬子。
贵志伸出手,拖也似的将冬子拉上床。
贵志伸伸腰,坐起来。
贵志似乎不怎么喜欢贝雷帽,所以很少见他戴,不过,毡帽却经常戴。顶圆圆地陷下去,外形很像猪肉批,所以有个名字叫肉饼帽。贵志身材高大,到了秋冬季节,穿上黑大衣,特别衬他。
贵志似乎干劲十足,但说心里话,冬子自己并不想去。
贵志似乎觉察到冬子有些异样,稍微移开身体,认真地问:“你怎么啦?”
贵志似乎没注意到夫人掉出来的东西。
贵志似乎熟门熟路。伶利的妈咪过来一起坐。
贵志似乎注意到冬子有些不高兴,招呼她:“你不喝?”
贵志是否一开始就看透了她内心的矛盾呢?或者,正因为他着穿了她的心事,才接受了分手?
贵志是个建筑师,在三田有间事条所。分手时,他问她:“你有什么要求吗?”
贵志是昨晚,不,应该说是今早四点回去的。
贵志手抚冬子的下巴,试图让她抬起头来。冬子的下巴虽被扳住,但她就是不愿抬头。
贵志手里拿着登机卡回来。
贵志手里执着酒杯,问:
贵志说,手术后夫人就放纵了,难道果真如此?换句话说,即使是真的放纵了,应该说也是手术之故吧。
贵志说的不错,藤井这个人的确落落大方。
贵志说的倒轻松,过去两年时间能够维持下来,连冬子也觉得有些难以置信。幸亏贵志、还有中山夫人介绍了一些好客户给她,但今后前景如何,冬子心里完全没有底。
贵志说话的当儿,出租车在霞町交通岗向左方拐去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